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新聞網旗下: 在線數字報 | 在線訂閱 | 汽車頻道
當前位置:河源新聞網 >> 資訊 > 文化 > 閱讀新聞

坐墊上的茶漬

小白最小。這些“姐”,都是按年齡排序的。一姐快到退休年齡了,比小白的媽還大。二姐已過不惑之年,三姐也三十好幾了。只有四姐與小白年齡接近,也走得較近。

■鐘小巧

一進到辦公室,小白就發現自己的坐墊臟了。雪白的坐墊,沾著一滴血,銅錢大小,很刺眼。

誰這么缺德啊?小白憤怒道。她將一袋糖果往辦公室桌一扔,嘩啦啦撒了一地。小白度蜜月剛回來上班,順便給同事們發喜糖。

同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吐著舌頭,不知小白發生了什么事。

一姐最先湊上前來,問小白怎么了?待發現那滴血后,哇了一聲,幾乎是尖叫,這不是側漏的經血嗎?誰在這里坐了?

二姐趕緊過來,捂著一姐嘴巴,甕聲說,大驚小怪的,被隔壁男士聽見多尷尬。

三姐也圍過來了,擁抱了一下小白,說,小白不生氣哈,新婚著呢,不就是坐墊臟了嘛,小事一樁,別影響心情呀。

四姐沒來,她今天休假了。

小白最小。這些“姐”,都是按年齡排序的。一姐快到退休年齡了,比小白的媽還大。二姐已過不惑之年,三姐也三十好幾了。只有四姐與小白年齡接近,也走得較近。

不安慰還好,一安慰,小白忍不住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但仍說那句話,誰這么缺德啊?

一姐說,反正不是我弄臟的,我都絕經了。

二姐說,也不是我,我沒有過座位。

三姐說,我也沒有啊。

說完,三個“姐”不約而同向四姐位置望去。小白的視線也跟了過去。不言自明,四姐弄臟的。坐墊是小白老公(那時還是男朋友)送的,名貴的白狐料子。小白想起當時“姐”們搶著試坐的情景。大姐說,哇,真是羨慕嫉妒恨,我們沒狐毛裹身,你卻有狐毛墊屁股。二姐說,某某懂得,要暖心,從暖屁股開始。三姐說,姓白的,便是某某的小白狐,從此為他喝下愛的毒。大家哈哈大笑。只有四姐坐后不吱聲,抿嘴笑。四姐還沒男朋友,剩女一枚。

肯定是四姐弄臟的了,小白想。小白氣呼呼地從包里掏出手機,翻找四姐名字,準備打過去。

一姐忙搶奪過來,不讓打,說,想必四姐也不是故意的吧?年輕血多,一不小心就會側漏。

二姐說,老說血血血的,晦氣。二姐又去捂一姐的嘴巴。

三姐說,四姐跟你那么好,就原諒她吧,息怒息怒,別敗了新婚的興頭。

怎么個個都向著四姐?就不為我的名貴坐墊著想?小白再看坐墊那滴血,越看越惡心,越看越傷心。她就那么站著,站著整理文件。

一姐看不過眼,又說,你都結婚了,還小孩子似的。將就著坐坐吧,血干了,又不會再沾到你的褲子去。

二姐拿過自己的坐墊,說,暫時坐我的吧。三姐便挪開小白的坐墊,說,我幫你洗洗吧。

小白跳將起來,說,你們都別費心啦,血漬洗不干凈的,我那么名貴的坐墊就這么報銷了。

三個“姐”面面相覷,不再吭聲了,各回各座位,各做各事。

等四姐回來,我一定要拿她是問,哪怕撕破臉皮。小白一上午都心神不寧。

快下班時,有個清潔工急匆匆闖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雪白的坐墊,氣喘吁吁地說,對不起!這位妹子,是我弄臟你坐墊的。我周末搞衛生時,我自帶的普洱茶水不小心滴到你的坐墊上,當時我都嚇壞了。我知道茶漬很難洗掉的,即使洗掉也可能變形了,想想還是干脆買新的給你吧,滿城找遍,才找了個雪白的,就不知道料子是不是一樣。說著便去換小白的坐墊。

現在,被嚇壞的是小白了。小白愣愣的,看著清潔工,不會說話。

三個“姐”也嚇得不輕,嘴巴成了O形。

待小白反應過來,清潔工已拿著小白的坐墊走出門外了。小白急忙抓起清潔工買的坐墊,還順便抓起一把喜糖,追了出來,說,阿姨,茶漬沒關系的,不用換。

辦公室傳出哈哈笑聲。小白也笑了。

 



相關熱詞搜索:坐墊上的茶漬


上一篇:山村抒懷
下一篇:最后一頁

熱點圖片

  • 頭條新聞
  • 新聞推薦

最新專題

更多 >>

齊心協力抗洪救災

齊心協力抗洪救災
昨日,PICC直升飛機救援和廣東三防等專業救援隊伍深入到連平縣上坪鎮三洞村對災民進行救援。6月9日20時至10日19時30分,受暴雨襲擊,我市各地不同程度受災,其中連平、龍川與和平部分鄉鎮受...

熱度排行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案例展示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五子棋